321go51最新版本

321go51最新版本 肖氏便充当了这一角色,不停的与宋秋云和宋雪沟通,甚至还跟宋青宛回想当年生产的场景,宋青宛也不知道接生,她只说了一些接生的常识,比如该准备些什么,要注意消毒,还有万一胎位不动该怎么摆正,她两胎都是胎位不正,却都险险的过了。

这一胎宋青宛做了准备,她想起前世在书上看到的,胎位不正可以通过运动改善,至于行不行一切看缘份。

前世她没有生过孩子,看到这些也只是一扫而已,她跟着记忆,跪伏姿势两手贴床,双腿分开与肩同宽,双膝弯曲与地面垂直,在床上做起了膝胸式运动。

孩子到了七个月的时候,还是挺小的,母亲腹中羊水多,孩子可以慢慢游到正确的位置。

宋青宛每日的坚持,她除了做这膝胸式运动外,还跟肖氏不停在主院里散步,那里有一座三层高的楼房,一直没有人住,宋青宛便在那儿没事就爬楼梯,肚子大了虽然辛苦,但她却是一遍一遍的练着。

心中默念着孩子的胎位一定要正才好,这一胎分娩,便是她与天博命的机会。

到了怀孕九月的时候,宋青宛已经感觉到身子有可能随时要发动了,她算着日子,差不多就是这几日,她自己也变得敏感易怒起来,她每天念一念佛经,以平稳住自己的心绪。

而肖氏几人却是着急的不得了,谁也没有做过接生婆,宋青宛本来又有两例难产的经历,大家伙急成了一团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这时羽再也看不下去了,乘夜黑风高的时候,他飞檐走壁出了公主府,来到大街之上时,羽明显感觉到后面有人追来,羽也不往东宫去,而是去了外城的西市。

到了西市巷子多且深,他很快就把人甩开,但人却躲在西市不敢出来。

羽在西市里想找个稳婆把人带入公主府中,但因为公主府忽然跑出来的羽,消息很快回禀到梁帝的耳中,正好伴在梁帝身边的是已经大腹便便的辽国公主。

这个辽国公主自从嫁入皇宫后,便一直呆在梁帝的身边,以前还帮着梁帝整理凑折,后来对这个没有心思了,现在成了梁帝生活的左右手似的,特别吃丹药方面,都是辽国公主一手操办的。

缤纷多彩少女

当辽国公主得知归义公主府的下人逃去了西市,立即在梁帝面前添油加醋的说了不少宋青宛的坏话,梁帝本就对完颜玉生了废太子的事,便一并把宋青宛也给恨上了。

应该说现在的梁帝似乎更沉迷于这长生不老、修心养性之丹药,于是便把处置这下人的事交给了辽国公主处理。

辽国公主立即吩咐下去,明个城门守军派出一波来搜查外城,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找出来,找出人来不算,还要把人带回来。

辽国公主想,若是被她找到那个下人,这一次她非要冶宋青宛死罪不可,当年她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,如今却是她手中的阶下囚,这命运的反转令辽国公主好不欢快。

羽当天夜里在某个巷子里蹲着的,心里想着这也不是个事儿,他知道这次鲁莽的出来,若是他被擒住,将来连累的也只会是宋青宛,所以羽已经想好了,若是被人擒住,他就咬舌自尽,绝不连累于她。

想起府中上下的忙乱,羽乘着夜里在西市里转悠了一圈后,他找到了先前黑市的管事,这位以前是羽的上司,他先前在他的手中讨饭吃,能接到活计全靠他了。

这人的性子如何羽自然清楚,虽然有些贪钱了些,但在这黑市里头,就没有不贪钱的,但这人一向收人钱财替人消灾,他或许可以托咐一二。

于是羽把自己的来意说明,他叫这人派人去太子府传个信,这个信上只有一个阿位伯数字,这是他们先前传话用的手段,虽然自上次从宫里出来的时候,完颜玉和宋青宛两人已经明令大家不准再用这手段,至少也不能在这节骨眼上用。

于是这法子便消停了,这次羽又故技重施,当真是没有办法了,他知道只待天一亮,他或许就不在了。

那人收了信,也不问缘由,却只谈了银两,如今的太子府是非太多,一般人可不敢靠近,想要在京城里头混,这点眼识得有,指不定做了这一单生意,以后就不能呆在京城了也说不定的,自然银子上面说的多了些。

只可惜羽手中的银两不够,出门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,而公主府中的库房早已经在这十月怀胎中花费的七七八八,就算他先前有这个打算,他也不可能从那库房里拿银子。

于是羽把手中的剑交到了那人手中,说道:“你若帮我把信送到,我秦羽欠你一条命。”

“秦羽?”

那管事的四十上下,身材削瘦,容长脸,眼睛亮且精明,此时却眯了眼,“你姓秦?秦叔宝之后?”那管事立即想到的前朝名人。

没想秦羽却点了头,“不知可否答应?”

那管事的上下看了羽一眼,脸上默默露出敬畏来,“想不到你是秦叔宝之后,不过想一想,以你有勇有谋的能力,又岂会脱离这黑市而跟了那位农女,不过兄弟,你有眼光,我曾经还以你为傲,你是一个讲情义的,这个忙我帮定了。”

秦羽把身上所有值钱的全部给了那人,剑也在了那人的手中。

管事的拿着那封信连夜就叫人送去了太子府。

不过第二日天未亮,秦羽却得到了消息,那个送信的游侠死了。

信到底有没有送到太子府上,秦羽再来询问那管事时,那管事却只给他留了一封信,“此番任务未能完成,成了某此生污迹,某不便在京城久呆,从此别过,后会无期。”

那桌子上除了信还有秦羽的剑,他拿起剑转身走了。

靠人不如靠己,秦羽决定自己抓一个稳婆,在外藏一日,到夜里便带回公主府去。

可是到了天微微亮的时候,街头却来了数队兵卫,他们四处搜查,扰得西市的百姓不得安宁,西市无法开了,人也不敢上街了,个个守在自个家中,目中露出惊恐之色来。

这些兵卫不同往常所见的,所到之处清查了个彻底不说,还对百姓无理,甚至不把西市百姓的性命放在眼中,若有半点不敬或手脚动作慢的,居然直被就被那兵卫一刀给刺死。

呆在这外城西市的百姓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蛮不讲理的,在京城这个人人向往的地方,在这个靠近天子脚下最近的地方,还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事发生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