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无限

更新时间:2015-1-26 14:06:43 本章字数:17570

师锐开也就想再言语上压压彪货的气势,但还真没想过让她擦,本来要推开赵敏敏的。琡琸璩晓但一阵少女的馨香扑过来,幽幽的处.女.香,让师锐开闻得很惬意,也就不反对美女为自己效劳了。已经湿了的衬衫贴着皮肤,赵敏敏才擦一下就想退却了。

第一次这样靠近男人,赵敏敏发现这个男人果然有气势,自己竟然被他的霸气压迫得紧张,心不受控制地乱跳了。触到他滚烫的肌肤,虽然隔着湿哒哒的衬衫,却烫得她浑身都不自在。

赵敏敏开始后悔刚才不应该负气地说那句话,现在……呜呜呜,她赵大小姐什么时候打扫过卫生啊,现在竟然要打扫这么恶心又恐怖的卫生区。

要不要跪地求饶?

赵敏敏嘟着嘴,恨恨地想,uncle锐你就不能大肚点,人家作势擦一擦,你就不能客气地说声不要了。

可是师锐开跟她刚认识,还没有心有灵犀的默契,一点都没有放过她的意思。

师锐开依旧悠闲地看着她,像个大爷一样等着小丫鬟的伺候,那似笑非笑的眼睛更是坏坏地说:小彪货,擦啊,继续擦啊,擦干了我就不跟你理论了。

本来想放弃的赵敏敏求饶无果,只好再抽了张纸巾,非常用力地擦着,更切确地说是搓,拿着纸巾戳着师大帅哥的胸部,恨不能戳几个洞,让这个男人名副其实地挂彩,看他还能不能笑得这么诡异。着纸巾戳着师大帅哥的胸部,恨不能戳几个洞,让这个男人名副其实地挂彩,看他还能不能笑得这么诡异。

“a-o-ao”师锐开当然知道赵敏敏在对他下毒手,他也不恼,对付小丫头他多得是办法。于是,uncle锐轻轻地发出了让人感觉很有歧义的声音,这个声音很细,但靠近他的赵敏敏还是听道了,笑脸霎时羞的通红。

她怒瞪着师锐开,而师锐开却带着似乎迷离沉醉的眼神看着她。他的眼睛本来就像一潭深水,只要他略微带点表情,就能让女人深深地落水。赵敏敏被师锐开看得恍惚了一下,但很快就回了神,发现自己被师锐开近乎妖孽的眼睛试了魔咒。

哼!敢乘机勾.引我!这才是地道的大尾巴狼!看来下手不够重,还没戳疼他。那我就不客气了。于是赵敏敏越发狠狠地戳着,把纸巾都戳成纸屑了。

超甜美治愈系美女暖暖笑容沁人心脾写真

幸亏师锐开穿的是名牌服装,质量很好,才没被她戳烂。

师锐开终于不满了:“啊,小彪货,你想戳死我啊?”

叶子欣快把纸巾盒里的纸巾都抽光了,但是纸巾不是烘烤机,只能吸去部分果汁,师锐开的衣服还是湿的。赵敏敏一脸无害地裂开嘴眯着眼,无声地道:我看你刚才很享受啊,都戳得你申银了。

“算了,你也别擦了,我本来不想计较的,但是你喷了我一身脏,却又不怀好意地戳我。现在我介意了。这样吧,我向来做事爽快,有怨抱怨。不要你帮我擦干净,只要你也让我喷喷果汁,让你享受一下被喷果汁被擦衣服的滋味。如何?”

“你是男人么?锱铢必较,心比针眼还小!”还有怨抱怨,就没见过这么小气的男人。赵敏敏骂完,继续拿纸巾当清洁工。师锐开淡淡地讥讽道:“小彪货,你到底是擦衣服,还是擦我的胸肌?”

这暧昧的话说得太有歧义了……

师锐开轻轻一撩拨的后果就是,本来心不甘情不愿擦果汁的小彪货终于不在低声下气。

赵敏敏直接把纸巾甩向师锐开,非常冒火地道:“哼……要擦你自己擦。姑奶奶我不擦了!不就一件衣服么?大不了我陪一件给你!”

锐想货了对。小彪货发飙可不管场合的,她这么一吼,师锐开赶紧戴上墨镜,免得被旁人认出来。还好他坐在最角落,不然,明天的娱乐版头条一定是他。他是个知名人物,自然不敢再公共场合喧哗,引起注意。

到最后,uncle锐不但没把小彪货制服,反而被吓到了,赶紧捂着她的嘴,央求道:“姑奶奶,别发飙了,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喷果汁的技术一流么?”

赵敏敏突然被师锐开扑过来捂住嘴巴,成熟男人的味道猛地袭来,让她差点眩晕。

靠,又给我上了什么迷.药!

师锐开掌心滚烫的体温烫了她的唇,浑身一个颤栗,赵敏敏突然有些心慌,不是怕师锐开当众把她谋杀,而是怕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地跳出来。

赵敏敏挣扎着扒开了师锐开的手,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刚才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,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。

赵敏敏非常恼火地瞪着师锐开,也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,笑脸红了个彻底:“uncle锐,你干嘛捂住我的嘴巴?”

“劫财劫色……”师锐开开玩笑道,但表情却有些古怪。

刚才只是情急怕小彪货语惊全场,但那么轻轻一捂,碰到她的脸颊,心里竟然一阵激荡。果然是小女孩,没被化妆品荼毒,皮肤鲜嫩滑手。在花丛中走过的师锐开也不知碰过多少女人,但还碰过这么有手感的女人,她的唇很软,触感极好,他的掌心碰到她的唇瓣,竟然有一丝电流酥……酥……麻……麻地传来。

风流的花花公子在花丛里玩得麻痹的神经触觉,似被春风吹醒了。

uncle锐开始浮想联翩……

赵敏敏端起果汁,轻晃着,对着师锐开威胁道:“看来你很喜欢这杯果汁……”

师锐开现在看到红色的果汁便心里发毛,他相信小彪货羞恼了真有可能把整杯果汁泼过来,赶紧收回心神,陪着笑道:“小彪货,我不爱喝果汁,女孩子你多喝点,美容养颜……”

赵敏敏悠闲地把杯子递到唇边,粉粉的唇喝着红红的果汁,那神态真是说不出的清纯诱人。而师锐开想到刚才掌心下的柔软,竟然有一种想把小彪货嫩嫩的唇猛咬一口的冲动。

师锐开心里那么想,看着赵敏敏的眼神就带着热度了!

果真是花花公子,随处滥情,风流本色!一般女人见了他带着暧昧地眼神,立马就贴过来了。

师锐开的电眼无往不利,但也有短路的时候,譬如对小彪货,没勾起赵敏敏对帅哥的迷恋,反而,勾起了她的坏心。

赵敏敏含了果汁对着师锐开,作势要再华丽丽地一喷,吓得师锐开赶紧用两只大手挡在脸前。

“哈哈哈!”

“哈哈哈!”

一直默默观看的潜水观众,终于憋不住冒泡了。

叶子欣和李维泽,捶胸顿足拍桌子,各种夸张动作大笑中。

赵敏敏被笑得心里发毛,赶紧把果汁吞了下去。

李维泽毫不掩饰心里的惬意,似乎扬眉吐气了般,非常振奋地道:“哈哈,还是彪货威武啊!我第一次看到锐哥在美女中吃瘪,哈哈,心里特平衡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我也是难得看到敏敏这厚脸皮也能发红。哈哈,你们两个继续,我比较喜欢看敏敏把uncle锐的胸肌当搓衣板洗衣服的样子,特别有贤妻良母范儿!”叶子欣一副看好戏看得非常爽,但还没过瘾要求拍续集的样子。

赵敏敏没有拍续集,而是直接伸手拍想叶子欣的脑门,叶子欣赶紧闪了,不然,有可能被彪货拍成脑震荡。

赵敏敏想到刚才触到师锐开时各种凌乱的心跳,被叶子欣敏锐的捕捉来戏说,小脸更加红了。

赵敏敏瞪着叶子欣,心里暗骂着,死丫头,不说话没人说你是哑巴。你不帮忙还来添乱,找死啊!

赵敏敏冷眼瞪着叶子欣,再看看笑得肆意的李维泽,这两人什么时候变成同盟了?哦,对了,刚才如果没有自己喷果汁的小插曲,现在应该是谁捂脸呢?

靠……竟然用我们的倒霉掩饰你们两个的尴尬,竟然还笑得这么开心,你们两个实在太过分了。

好吧,我和uncle把你们娱乐得这么开心,现在也该轮到你们娱乐我们了。

赵敏敏设计了一番,心里狡猾地偷笑,脸上却依旧带着怒色数落:“子欣,笑什么笑,还不是因为你。收了几束玫瑰花,花痴地以为是uncle送的。要不是你这么迷uncle锐,我们会坐在这吃饭么?没有坐在这吃饭听到乌龙的送花事件,我会开心地喷果汁么?”

叶子欣怎么也想不到,赵敏敏那个是什么思维,那么有跳跃性,愣是把大家都已经遗忘的话题又重新撤回来。

其实,谁都没忘记送花事件,只是刚才赵敏敏喷果汁喷得太出彩了,暂时性转移了大家的视线。

该来的还回来,该被笑的还是躲不了。这下轮到叶子欣非常凌乱地窘迫了。

赵敏敏和师锐开刚才还火拼的一对,现在竟然站在同一战线上,用着非常欠揍的笑看着叶子欣,叶子欣心里顿时火辣辣的尴尬。

当然,叶大美女就是落水也要拉一个垫背。

叶子欣瞪了眼师锐开:“笑什么笑,你可别听敏敏胡说,我才不迷恋你呢!要不是送花的马尾辫说一个戴墨镜的帅哥,谁会想到你。装什么深沉,一天到晚的戴墨镜!”

师锐开非常深沉地笑道:“不好意思,长得帅也麻烦,见一面就能让人记忆深刻……”

叶子欣看师锐开得意的样子,真想挥一拳过去,把他揍的鼻青脸肿,看他还能不能自恋。

给了师锐开一个作呕的动作,叶子欣开始攻击李维泽,真正的乌龙幕后人:“李公子,你一天给多少人送花?是不是嫌钱太多,天天给很多女人送花,连张卡片都没时间写。说,你为什么送花不留名?”

叶子欣初见帅哥,都会痴迷得变了个人似的。现在师大帅哥身上开染铺,早就没有初见时的风华绝代。而李维泽因为几句话早被叶子欣判了死刑,花花公子再帅也不能入这个纯情美少女法眼。现在没有让她痴迷的人,叶子欣本性揭露,对送花人李维泽逼问的口气,简直像劫财抢匪,要是把盘子上的刀拿起来横在李维泽脖子上,那就更加有气势了。

风水轮流转,赵敏敏和师锐开相安无事地在一边看戏。

而苦逼的花钱不讨好的李维泽,还要回答问题。他似乎非常认真地回想,思考后回答:“这个周,只给你一人送花……”

至于为什么不留名,不用回答了吧。李维泽希望叶子欣能心思通透点,自己想出答案。

因为答案实在太简单了,这不是明摆着么?送花给一个暴力女,没讨欢心,却还要被挖苦逼问。我也是有才有貌有身份的人啊,难得送一次花,还有这么多风险,我只能采取保险措施,等我们混熟了再揭开秘密。谁知道,秘密会这么快揭开呢?

但是再乱局里往往旁观者清当局者迷。

叶子欣没猜到答案。

“为什么不留名?你不留名谁知道是你送的?你是这样默默无闻地献花献爱心的人么?李公子,花花公子?”

面对叶子欣的咄咄逼人,李维泽却轻巧地化解了利刃。

“呵呵,第一次送花,没有经验,谢谢你提醒,下次我会记得签名……”说完,还对叶子欣露了一个非常帅气的笑容,然后才澄清自己,“不是所有长得帅的男人都是花花公子,我是李公子,但不是花花公子。真正的花花公子往往深藏不露,用陶凌川的话说,就是,你们刚大学毕业,社会经验不足,还没有修炼出火眼金睛,能一眼识别真正花心的男人……”

李维泽说完看向师锐开,不过,他的视线被墨镜挡住了,所以,没能揭开花花公子的真面目。

叶子欣撇撇嘴,一脸的不屑:“油嘴滑舌,谁会相信你的鬼话!还第一次送花呢,如果我问你哪根筋抽了会想到给我送花,你是不是要说,你对我一见钟情?”

这是叶子欣收花时对师锐开的猜想,现在拿出来恶心李维泽,没想到李维泽会非常直接爽快地回答:“是啊,我对你有意思,准备追求你……”

李维泽说话的口气似乎非常认真,这倒让叶子欣有那么一瞬有些不知所措,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。

当然,她的心脏功能很强,很快就缓了过来。对李维泽的话,她根本就不信。上周日晚上,她就没跟李维泽搭一句话,怎么就吸引他来送花了呢?她虽然经常自诩貌美如花,但也从没想过见一次就能让人火热地追求。什么一见钟情的鬼话根本就糊弄不了她。

那就是一个答案,花花公子乱撒情网,坐等哪个轻浮的女人自愿上钩。

有关玫瑰花的乌龙案子终于了结。

叶子欣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意外收了一个fans,但那人是危险人物花花公子。计划赶不上变化,她只能随机应变。为了不被花花公子的花言巧语蛊惑,她决定还是用实实在在的朋友挡驾比较安全。要是权爷爷再缠着她,她就把苏毅浩这个闺蜜抓出来当垫背。

这一顿晚餐就在两两隔岸观火中进行,在互相拆台,瞪眼斗嘴中重口味地结束。

﹡﹡﹡﹡﹡﹡娇妻撩人:腹黑警官嫁不得﹡﹡﹡﹡﹡﹡

吃完饭李维泽买了单,便被一个电话叫走了。

赵敏敏不想留下欠债的感觉,执意要赔偿师锐开一件衣服:“走,赔你衣服去!”

他一个堂堂公司老总,索要赵敏敏这个小丫头赔偿一件衣服,似乎显得特别不男人,师锐开摆手表示拒绝:“算了,我会酒店换件衣服就行了!”

“我不管,我可不想欠你人情,这件衣服我肯定赔你!”赵敏敏执意要赔偿。

师锐开勾了勾嘴角:“可是一般的衣服我可不穿啊,怕有损我个人形象!”

“uncle锐,就你现在的样子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,走吧,别啰嗦!”赵敏敏又把uncle锐的这个称呼挂在嘴边,并且拿出军二代的风范,直接将师锐开拉走。

而叶子欣很好奇赵敏敏和师锐开之间还能产生什么好戏,为了看戏,也跟赵敏敏意见一致。

于是师大帅哥就这么被两个小女孩,押去商场,那感觉就像上战场。15crk。

师锐开的衣服都是固定设计师帮忙做的,要知道师大帅哥可没那个闲工夫逛商场,有时间他都拿去泡妞了。

赵敏敏虽不是行家,但看一眼就知道师锐开的衣服肯定不便宜,所以拉着他去g市最高级,最知名购物商场给他买男士衣服,不过想想有些肝疼,在这里面随便买双袜子都要花个好几百,更何况买件衬衫。

估计这次最少得花她好几千块,唉,一年护肤品的钱又没了!最近可真是流年不利啊!

师锐开踏进一家意大利品牌的服装店里,赵敏敏和叶子欣也跟了进去。

这还是她们两个第一次陪男生买衣服,看着衣架上挂着的一套套颜色不一,款式各异的男装,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,才合uncle锐的意。

于是乎,赵敏敏装得像个款婆一样,对师锐开发话:“uncle锐,草莓无限你自己挑吧,待会我会买单的!”

赶迎上来的销售员听到这话,不由打量了一下师锐开,带着墨镜,穿着一件胸前被果汁沾染的长袖衬衣,还取了一个半洋不土的外国名,怎么听都感觉像夜场的牛郎似的。

而且身旁站在两位酷似有钱人家的水嫩小美女。

这位不会是吃软饭的‘牛郎’吧!

要真是的话,只能说现在的牛郎真是太…那个了!你去泡个又老又丑的款婆也就算了,竟然把魔爪伸到两个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美女身上。

不过这是一个巴掌拍不响,只能说现在的小丫头片子太早熟了!

尽管销售员心里在那嘀嘀咕咕,但走到师锐开身边,依旧带着专业的笑容:“现在请问你喜欢什么样款式的衣服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选什么样的好,你们帮我选吧!”师锐开的目光看向赵敏敏和叶子欣。

赵敏敏和叶子欣很默契回道:“你自己选!要不让销售员给你建议!”

“不是你说要给我买衣服的吗?”师锐开有些不满他俩的回答。

“我直管买单!”赵敏敏直接回复一句。

“我嘛,在一旁看着!”叶子欣紧跟着回道。

销售员从他们的对话中,更加确定眼前这位戴墨镜的帅哥,百分之百是牛郎,要是其中一位的男朋友肯定不是这般对待啦!

牛郎嘛,在金主面前肯定招之则来,挥之则去,心情好点对你不错,心情差点就直接叫你滚蛋。

不过既然是牛郎,那就穿的花哨点吧,于是乎,销售员取了一件很花俏的衬衫过来:“先生,你看这件怎么样?”

师锐开一看,这未免也太花俏了吧!他的服装设计师从来没给他用过这么花里胡哨的布料做衣服。

好吧,就当尝试一下吧!

于是,师锐开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换上这件花衬衣。

许会,师锐开从试衣间走了出来。

叶子欣和赵敏敏见了,不由相视而笑,这衣服穿在他身上,脑子不自禁的蹦出一个词:少爷。

此少爷非彼少爷,旧时候少爷指的是富家子弟,不过如今的少爷的称呼完全变了味,意思是指鸭子。

“怎么样?是不是显得特别年轻啊!”师锐开扬了一下眉头,咨询叶子欣和赵敏敏的意见。

噗——还年轻呢?uncle锐直接变成了‘少爷’,想想都觉得好笑!

叶子欣和赵敏敏忍住笑,再次默契的点头:“恩,还不错!”

师锐开转过身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似乎不太满意:“要是穿这样花俏的衬衫回家,我奶奶估计会以为我在外面兼职做其他的行业呢!”

噗——亏他有自知之明啊!

叶子欣和赵敏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。

销售员听见后,心里不由哼哼一声:都已经兼了,还怕家人不知道,要知道,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!16017436

师锐开摇了摇走,穿着花衬衣,走到陈列架旁,销售员赶紧跟了过去,拿了一件淡灰色的衬衣,笑吟吟的说:“先生,这件怎么样?”

师锐开点了点头,随后自己开始挑选,拿了一件浅粉色,一件浅蓝色的,一件浅色格子,一件乳白色的的衬衣,当然顺便挑了三套西服。

“uncle锐,你…你挑这么多?”赵敏敏见师锐开的架势,不由吓了一跳,连忙紧张问道。

师锐开透过墨黑的镜片看着赵敏敏,一眼就看穿小丫头心底的小九九,于是心里萌生一个戏弄她的想法。

师锐开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意:“多试几件不可以吗?”

“哦……这样啊,那快点去试吧!”赵敏敏立马松了一口气。

师锐开穿着一套浅灰色西服搭配一件乳白色的衬衣从试衣间走出来,那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本就修长的身材衬托得更加英姿挺拔,精神焕发。

叶子欣的眼睛立马放亮,刚才被喷一身的邋遢男,瞬间变成了闪闪发亮的大帅哥。身材比电视上的那些名模还要好,脸蛋堪比韩流明星,让人看了不禁小心肝砰砰直跳。。

赵敏敏也不例外,人靠衣装,佛靠精装,只是换了一身衣服,uncle锐立马变成了电视剧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一样。

见两个小丫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,师锐开不由勾起的嘴角:“怎么样?”

叶子欣回过神,连连点头:“还不错……”

“你觉得呢?”师锐开看向赵敏敏。

赵敏敏装模作样的从头到脚的再审视了一遍:“还行……”

“那我再去换一套……”说完,师锐开拿过销售员手里搭配好的一套休闲装进试衣间。

没过一会儿,师锐开换了一身出来,简洁却不失时尚的休闲装穿在他身上,看上去完全和前面那个西装革履的他,有着千里之差的气质,此时他看上去就想一个女孩子向往靠近的温柔亲切邻家大男孩。

“这一身呢?”师锐开再次询问。

“恩,挺好看的……”叶子欣花痴般的笑着点头。

师锐开的目光再次看向赵敏敏,赵敏敏点了点头,重复她前面的台词:“还行……”

师锐开嘴角的笑意不由变得更深了几分,又试了几套。

叶子欣和赵敏敏得出一个结论:uncle锐简直就是衣架啊,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,立马上了几个档次,简直堪比名模啊!帅的简直让人挪不开眼!

试完了近五套衣服,师锐开才打住。

销售员看了一下赵敏敏,咨询她心里认为的牛郎——师锐开:“先生,你喜欢那套,我给你包起来!”

师锐开瞥了销售员一眼:“刚才试穿过的全部包起来!”

此话一出,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双眼,特别是刚才嚷着要跟他买单的赵敏敏。

“uncle锐,你…你是不是搞错了,我…我只答应赔你一件衣服,你说全部包起来,是不是在开玩笑啊!”赵敏敏刚才随手翻了几件衣服后面的标价牌,看了心肝颤颤,一件衬衣都要七八千,差点就拉着叶子欣逃出这家店了。

“这些衣服我试穿时,你们不是都说好看吗?既然好看就全买了吧!”师锐开嘴角勾着一抹戏虐的笑意。

“啊——打劫啦,子欣我们赶紧逃!”赵敏敏听完,直接拉着叶子欣要往门口走去。

叶子欣拉住她:“逃什么逃,大不了我借你钱!”

刚才看师锐开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,叶子欣觉得简直就是像在一场名模专场秀,心里甚至还萌生一个想法,以后有男朋友了,有老公了,她一定要把老公装扮的像uncle锐一样帅!

“我才不要负债呢!”赵敏敏恨不得立马消失在店里,但是手却被叶子欣牢牢的抓着。

“那你总得给uncle锐一个说法吧!逃是下策,直接面对面沟通!”叶子欣似乎很想uncle锐多呆一会,死活不放赵敏敏走。

赵敏敏瞪了她一眼,见色忘义的坏丫头!

师锐开嘴角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看着两人在那拉拉扯扯,性感的薄唇亲启:“赵美女,请过来帮忙吧!谢谢!”

销售员见了,不由惊叹现在的牛郎真是嚣张啊!竟敢叫金主一次买这么多,而且还这么贵的衣服。

不过剧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啊!这个小美女金主会不会是个假货啊!

赵敏敏没想到剧情会如此发展,还是自己拉着他来说赔他衣服的,可是那一堆衣服,估计至少也得花个几十万下去。

心疼!肝疼!肉疼啊!

赵敏敏想了想,最后心一横,转过头,可是她拿出的不是军二代之女该有的霸气,而是像小狗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师锐开,苦苦哀求道:“uncle锐,不,锐哥,帅帅的锐哥,你就放过我吧,小女子刚毕业才上班几个月,实在付不起这么多钱,再说我上有爷爷奶奶,爸爸妈妈,下有……暂时还没有下有,但我得养家糊口啊,你要是不放过我,我估计三年之内都得喝粥度日,你就行行好吧!就买一件行吗,我大不了三个月不吃肉,全当减肥!”

赵敏敏把自己说的特别凄惨,在一旁的叶子欣听得忍不住的大笑起来。

赵敏敏转过头剐了叶子欣一眼,叶子欣连忙捂住嘴巴。

赵敏敏随后又转过头:“锐哥,求你了,刚才这件你穿最好看,显得特别年轻,特别阳光,让人一看觉得你是个十八岁的小伙子,就买这件吧!”赵敏敏伸手拿过销售员手上的一件浅粉色的衬衣,隆重推荐给师锐开。

师锐开见赵敏敏那狗腿样,有些忍俊不禁,但脸上依旧一脸正经,挑了挑眉头看着她手上的那件衬衣: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!我以我赵家的名义起誓!”赵敏敏一本严肃的回道。

小飙货未免也太可爱了吧!

师锐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行了,逗你玩的,衣服不用你买单了,不过以后记得请我吃饭!”

比起买一件衬衣赔他,吃吃饭的钱应该便宜很多,赵敏敏听后,思索几秒,表情有些勉强:“这个…可以有!”“

“这可是你说的,叶美女你帮我作证啊!”师锐开叫叶子欣帮自己记着。

“恩,我会记得的!”叶子欣欣然点头,跟帅哥一起吃饭,谁不乐意啊!

师锐开随后从包里掏出一张无限金卡,递给销售员:“把这些全部打包!”

销售员接过卡一看,这才知道误会的大发了,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金主啊!

﹡﹡﹡﹡﹡﹡娇妻撩人:腹黑警官嫁不得﹡﹡﹡﹡﹡﹡

转眼一周过去,周末时光,在g集团军的特种大队驻地。

g市地属南方,气候属于亚热带区域,所属的省份是全国光、热和水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,也是一直被称作天.朝华南地区的“渔米之乡”,该区域也是世界上大都会区和大都市之一,作为天.朝第一经济大省,人口最多,经济规模最大,经济综合竞争力、金融实力最强,文化最开放的省份,虽然不像北方政治军事那般活跃,但这里的经济繁荣发达,越是这样,g集团军的任务才是越艰巨,担任着守护g市及周围大大小小的城市的安危。

g军区管辖着五个省份境内的武装力量,旗下有2个集团军,二个师,主要担负本区国土防空和协同陆、海军作战任务。军区下设司令部、政治部、后勤部和炮兵、工兵、装甲兵等机关。

号称南国利剑的g集团军特种大队的军事驻地设在一个四周环绕着连绵不绝,巍峨耸立的山坳里,面积十分的宽广,

一栋栋白色的小楼房整齐有序的连成一排,从那巍峨庄严的大门往里面一走,仿佛进入了一个安静小镇一般。

宽阔的校场,设施齐全的训练场,长长的跑道,高大的树木,青青的草地,美丽的小花。这里是士兵们的家,在他们当兵的生涯间,在这撒下无数的汗水,书写着属于自己热血的青春,成就着属于自己崇高的梦想。

灿灿的阳光洒在训练场,权贺俊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光线之下拉的特别的颀长,锐利如鹰的眼眸看着场上身手敏捷的士兵操练着格斗动作。

权贺俊的目光最后定格在跟宋浩杰对打的韩天雷身上,不由开口,语气低沉中透着一股严肃:“韩天雷,宋浩杰你们停一下……”

韩天雷和宋浩杰停下动作,目光看向权贺俊。

权贺俊犀利的眼神直视着韩天雷,修长的手指一勾:“韩天雷,你过来!”

韩天雷一路小跑到权贺俊的面前,对着他敬了一个军礼:“中队长,你找我?”

“早上没吃饭啊?”权贺俊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韩天雷。

“报告队长,我吃了!吃了四个大馒头和一碗粥!”韩天雷大声的回道。

“那你的脚怎么回事?”权贺俊的目光往下移,看着韩天雷的脚。

“队长,我脚…没事啊!”韩天雷咧嘴一笑,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。

“别给我笑,把鞋子脱了!”权贺俊一脸严肃的命令道。

“队长,我脚真没事!”韩天雷脸上的笑容虽灿烂,但却透着一股心虚。

“脱了!”权贺俊懒得跟他废话,直接赐了韩天雷两字。

韩天雷咧着嘴,冲着权贺俊憨笑道:“队长,那个…我有脚臭唉,当众脱鞋别把兄弟们给熏晕倒了!”

“少废话!脱!”权贺俊瞪了一下韩天雷。

韩天雷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,没想到还是未能逃脱权贺俊那双鹰眼,看到他那眼神,不怕死的跟他嬉皮笑脸道:“队长,我腿真没事……”

权贺俊锐利的眼睛直接一横,韩天雷只好乖乖的蹲下身,将脚下的鞋子脱了下来。

权贺俊就见到他脚上的穿着的军绿色袜子渗透着一抹脓血,刚才看他和宋浩杰对抗演练的时候,就觉得韩天雷似乎有些不对劲,踢宋浩杰的时候,眉头紧皱,额头冒汗不止。

没想到脱下来一看,果真印证他猜想。

权贺俊立马蹲了下来:“你脚怎么搞的!”

“上周大脚趾长了一粒小疙瘩,我用针给挑破了,可没想到这几天却化脓了,不过没事,一点多不痛,消下毒过几天就好了……”韩天雷咧着一口白牙,嘿嘿一笑,风轻云淡的回道。

周二韩天雷就觉得脚趾发疼,但却不当回事,没想到这几天却莫名的开始流脓了,下个月就要军演,要是在这时拖后腿,肯定是不行的,外加上他的性格本身就好强,所以这几天训练的时候一直咬牙坚持着。

权贺俊看到那脓血,哪是韩天雷说的那么简单啊,不由脸上微沉:“胡闹,立马跟我去医务室!”

权贺俊陪着韩天雷去了大队的医务室,队医梁医生检查了伤口一番后,边抬起头跟韩天雷说:“你这个是疖肿,伤口没有及时处理,导致感染发炎,现在最好去医院切开排脓!”

“梁医生,就一个小疙瘩,有这么严重吗?”韩天雷听完,咧着嘴笑问。

“你这还不严重啊,看看你脚面上的其他几个,都是因为这个引起周围皮肤的感染!疖肿严重的话,会直接引发肾炎的,都流脓也不来看看,韩天雷你脑子到底在想什么啊!”梁医生严肃的跟韩天雷说。

“呵呵,梁医生,你别说的这么可怕好不好?”韩天雷嬉皮笑脸道。

“你是医生,还是我是医生啊,权中队,你待会直接叫人送他去军区总院!”梁医生瞪了韩天雷一眼。

“别啊,梁医生,你在这帮我消消毒排排脓就好了,我下午还得去训练呢!”韩天雷连忙拦着。

“都这样还想训练,穿好鞋袜,马上跟我去军区总院!”权贺俊脸上的表情异常严肃。

“队长,不至于去医院吧!”韩天雷心虚的看着权贺俊。

“少给我啰嗦!”权贺俊撂下这句话,便去取车。

几分钟后,韩天雷被权贺俊架上车,直接送完军区总院。

一小时后,权贺俊和韩天雷到了军区总院,下了车,两人一起走向门诊部大门。

还未走进大门,远远地,权贺俊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咦,那不是小辣椒么?权贺俊见到小辣椒便感觉有点发憷。生怕两人八字不合,一见面就没完没了的对掐。

每次见到小辣椒,两人都难免发生些小摩擦。碍于军医院人来人往,最主要是自己的得力干将在身边,权贺俊很想绕道。

但韩天雷已经先他一步跨进了大厅,他也只好跟着进去。

不过,再瞥了眼叶子欣,权贺俊觉得自己似乎看花了眼。

广而告之:亲们,今天依旧加更(一万字)奉上。。。明天见。。。亲们,亚亚这么努力码字加更,大家千万别养文,记得多给亚亚【留言】啊,不然咒你们没有小j.j。。。有【月票】的娃,把【月票】投给亚亚,再次表示感谢!!!

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:

《婚不由己:腹黑老公惹不得》又名为《替父从军:腹黑中校惹不得》、

《泡菜爱情i:我在韩国当媳妇》、《泡菜爱情ii:你好,韩国上司》、

《致命痴缠:早安,我的野蛮小姐》绝对好看,绝对轻松,绝对甜蜜,绝对值得一看!!!

Tagged